理趣釋經祕要鈔第四延文元年十月十九日於東寺西院傳受之 

  嘆教句   十七清淨句

     文。經云而為說法者。以下嘆教句也。理趣疏云。經曰。宣說正法初中後善。文義巧
     妙純一圓滿清白梵行。贊曰。此即第六歎法勝德。宣說正法是總句也。刊定可軌。離邪
     分別名為正法。宣顯未聞。為初開智。說彰舊理。為久悟人。初中等者總有十德以彰教
     勝。瑜伽論八十三云。一初善。二中善。三後善。四文巧。五義妙。六純一。七圓滿。
     八清淨。九鮮白。十梵行文 理趣經十德中修梵行句缺之也

     所說何法者。釋而為說法句。諸大菩薩般若理趣者。指所說法體。下所說十七段法門
     也。一本開題云。 般若波羅蜜多者阿字本不生之義。理趣者從初吽字至于終吽字其中
     甚深奧義也 可知之

     初善者者。釋初中後善有二義。一身語意如次為初中後善。二戒定慧如次為初中後善
     。初身語意為初中後。細次第也。身。意細。語引內心彰於外故為中。居初細在後
     故。以為初中後善也。十善十惡列次皆如是。釋身密中。一切契印身威儀也者。印有手
     印契印。一切契印者契印。身威儀者手印也。或又手印契印一切契印句攝之。行住坐臥
     云身威儀也。又尊勝疏下云。母捺隸唐云呼之印契  解曰。契印者諸佛如來契約印信。契即
     是發。印即是驗。所謂身印百千威儀。語印無量真言。心印塵沙觀智 依此釋者。契印
     名廣通三業。今且約身印也。釋語密中

     法王教等者。一一真言終有莎訶句。 是表法王教不可違越義也。 佛說一一真言之
     時教云。若有行人誦此真言者。我必來加衛護成所願。是故行者誦此真已唱莎訶言之
     時。如來不違越教必來令成所願也

   大日經疏第四云。云莎訶。是驚覺羲以 一切如來本行菩薩道時同見如是義故。必定師子
     吼發誠實言○隨如來三昧耶教說此真言。 唯願不違本誓故令我道場具足嚴淨故云莎訶
     也 同第九釋三昧耶下驚覺義云。若有真言行人說此三昧耶者。我等諸佛亦當憶持本誓
     不得違越。猶如國王自制法已還自敬順行之。故名三昧耶也

     釋意密中。本尊瑜伽者總句也。上從大日下至世天等之一切諸尊也。瑜伽者觀行應理義
     也

      一切三摩地者。出瑜伽體。三摩地者定。無量智者慧。如是定慧應名瑜伽也。此定慧
      修行解脫生死結縛之正因故云解脫也

      又一釋者。攝大乘論云。能成辨增上戒增上心學故立昆奈耶藏○能成辨增上慧故立阿
      毘達磨藏 戒定慧為初中後善。其故成實論戒喻捉。定擬縛。慧比殺。是故如次為初中
      後也。增上者。戒定慧三學增上佛果功德之緣故云增上戒學等也。五祕密經。 三密金
      剛以為增上緣云云 下虛空庫段云。 一切如來以菩提心成佛增上緣云云 准可知之。或又
      增上者稱嘆之詞也。 增簡劣上對下。戒定慧俱增勝最上故云增上戒學等也。法衡抄第
      二遇榮云。增上是殊勝義云云 行事鈔上。一云。文云。世尊何故制增戒學。為調三毐故。
      云何為學。為求四果故文同記釋云。增戒學者出世正道增上勝法。非謂漸制而言增也定
          慧亦同文

      文義巧妙者。巧屬文妙屬義。釋文巧之中。依聲語者。聲語所依。文字能依故。云依
      聲語。唯識論云。然依語聲分位差別而假建立名句文身云云又聲字義云。聲有長短高下
      音韻屈曲。此名文云云 即此意也。又入大乘楞伽經云。云何語平等。謂我作六十四種梵
      音聲語。一切如來亦作此語。伽陵頻伽梵音聲性不增不減無有差別。是名語等此經語
      等者相當聲語歟

      詞韻清雅者。或詞韻與清雅也。時處軌四智讚四句中初一句云美韻詞。第二句云清淨雅
      調。如次可配之。或指詞韻為清雅。略出經說讚詠法。舉灑臝音韻中音破音第五音韻已
     。隨以清好音聲讚歎云云 以知指詞韻即云清雅。詞韻約高下屈曲。清雅彼屈曲音韻清好
      和雅故嘆詞韻云清雅也 第三奏韻。第四舞儀

      六十四種梵音者。悉曇藏第二云。達磨楞伽經疏鈔云。古德傳云。八種梵音各有八種聲
      。八八六十四種音性。八梵音者。一最好聲。二易了聲。三濡軟聲。四調和聲 五尊貴
      聲。六不誤聲 七深妙聲。八不女聲。當以八轉聲相具八梵音即成八八六十四種梵音  
      注大乘入楞伽經第六 寶巨集 云。密跡力士經第二說。佛聲有八轉。謂體業具為從屬於呼
      。是八轉聲各具八德。所謂調和聲柔軟聲諦了聲易解聲無錯謬聲無雌小聲廣大聲深遠聲
      。八八即成六十四種 此釋與楞伽疏鈔似能具所具別。可尋決之。又大樹緊那羅經第
      三純真陀羅尼經下巳上兩經同本異譯云云 具出六十四種聲。依繁略之

     義妙者者。教所詮理也。中論云。諸佛依二諦為眾生說法。一依世俗諦。二第一義諦
大日經疏引此文成二諦義。下外金剛部理趣會品云若依世諦。是名外曼荼羅。若依勝
     義則為普賢曼茶羅。以事顯於理故。即事即理。理事不相礙故。即凡即聖性相同一真如
     也 段段皆具世俗勝義二義。事理不二性相即一。是名義妙也

     純一者者。顯此經是一乘實教也。如來瑜伽者。總指十八會瑜伽。別指當經十七段。
     是則非等覺十地之境。如來果地法故云如來瑜伽也

     不與三乘者。與三乘同共之教非純圓一實。今既云純一。以知非三乘同共之教也。天
     台宗雖以法花名純圓。花嚴宗判之云同教亦云共教。又花嚴宗雖以花嚴經名不共。天台
     宗下之判細人人二俱犯過今宗意以彼兩宗相破即知兩經俱共教非不共教。如鷸蛑相鋏
     為漁夫取。是故法花花嚴兩經猶屬三乘共教中。真言教獨為純圓一實實教。大日經通達
     三乘句中攝法花花嚴兩教。又此意也

     問。上釋云。三乘種性皆獲聖果乃稱一時云云若爾者。當經是三乘是共聞。何云不與三
     乘同共教乎 答。三乘有二種。一方便三乘。二真實三乘。今不與三乘同共教者方便三
     乘也。上三乘種性皆獲聖果者真實三乖也。仍前後釋非相違矣

     如來究竟內證者。他受用變化教非究竟內證。 此經法身如來自受法樂教故云究竟內證
     。不共三乘故云不共佛法

     法圓樂智者。千手軌說智波羅蜜云。獲得二種受用智。所謂受用法樂智成就有情智 今
     法圓樂智者受用法樂智也。證法圓受樂之智故云法法圓樂智。住此智所說之教名金剛一
     乘。教從智云法圓樂智也

     圓滿者者。圓滿福智二種資糧故名圓滿。如上智者指次上法圓樂智也

     三界九地者。欲界為一地。四禪四無色為八地。合成九地。此九地各有見惑修惑。見惑
     於見道斷之。修惑於修道斷之。今從能治道所治惑立見道修道號也。一切煩惱者。非二
     障中煩惱障。二障通云一切煩惱。是二障種子也。及習氣者。二障習氣也。 習氣有二。
     一種子名習氣。現行殘習故。唯識論種子既是習氣異名者是也。二種子斷除後猶有無堪
     任性。是名習氣。種子殘習故立此名。當段習氣者當後習氣也。斷二種障者指上二障種
     子習氣也。法衡抄第六云。疏習謂習氣通種現者。習氣有三。一者習氣是種子異名。是
     現行法薰習氣分故名習氣。二者能薰現行數數薰習氣分種故名為習氣。三者種現之外二
     障餘習氣勢名為習氣又義云。一切煩惱者二障現行。 及習氣二障種子也云云。此義斷
     義。不應現名伏種子名斷。是定性相也。何云斷現行乎 問。圓滿二種資糧何是嘆教乎  
     答依教修行斷惑滿福智故為嘆教也

     清淨者等者。淨有二種。一自性淨。二無垢淨。莊嚴論第四云。二淨謂一者自性清淨。
   由本來清淨故。二者無垢清淨。由離客塵故。此二清淨由三種譬喻可得顯現。謂空•
     金.水。如此三譬一則俱譬自性清淨。由空等非不自性清淨故。二則俱譬無垢清淨。由
     空等非。不離客塵清淨故文今清淨者當無垢淨。故云表離垢清淨。次云潔白當自性清淨
     。故。云清淨法界本來不染也

     由瑜伽法者。真言教也。此教名瑜伽教。受菩提心戒義瑜伽總持教者是也

     一念淨心者。依瑜伽教修入有四點位。一念淨心相應者東方阿大圓鏡智也。最初
     一念淨心與本有菩提相應故云一念淨心相應也 尊勝陀羅尼經疏下法崇云。縱灌頂為初
      聞瑜伽教。若先發心東方成就金剛智。創見道時超三賢位名出到菩提。南方成就寶印智
      。修證十地平等心名灌頂位。西方成就蓮花智。轉妙法輪。琣簃[察名無量壽。北方成
      就業用智。住現化身。大圓所作總名灌頂相也法崇法師者不空三藏弟子也。解釋之旨
      與當段相合。四轉配釋准可知之

      便證真如實際者。初地真見道之位創證真如。是南方平等性智也。南方字為種字。此
      字真如為字體故

      不捨大悲者。於地上具足自他受用二德。是西北二點功德也

      於淨穢土者。於淨土成佛受用身阿彌陀也。自證於穢土成佛變化身釋迦等也化他各可
      有自證化他歟。大乘同性經云。淨土中成佛皆是報身。穢土中成佛皆是應身云云即此意
      也

      經云潔白者者。中方法界體性智也。前四智修生德。修生極歸本有故。以自性淨為法
      界智。上釋法界智。云常恆者。表如來清淨法界智。 無始時來本有處煩惱而不減。與
      淨法相應證清淨而不增也云云 當段釋與此文全同也。又疏第六云。潔白是毘盧舍那淨法
      界色。即一切眾生本源故最為初故潔白句為毘盧舍那智也

      清淨法界者六大法界也。無量雜染者。上所云三界九地煩惱也。異生者凡夫也。無明住
      地者非五住地中無明住地。本末一切煩惱云無明住地也。預聖流者。約大乘初地。約小
      乘初果也。折玄記下云。預者入也。流者流類。謂此聖人既證初果是入聖之流類故 准
      可思之。證佛地者佛果也。舉聖位初後顯中間也

     已上嘆教釋畢

     二十日

      文。 經云說一切法者。 已下正明所說法門。初說一切法清淨句門者總表。所謂妙
      適下別說也

      清淨句門者。理趣疏云。自性潔自名清。離諸垢染名淨。門者虛通趣人徑○句謂能詮聲
      之差別。不說文名。但說句者。句詮義周非文。名故 今依此書意者清即淨也。不可別
      釋之。清淨有五故。初於生死流轉不染故者。離雜染垢故。次廣作利樂有情事故者。離
      二乘垢故。次速證無量三摩地解脫智慧故者離散癡垢故。次速集廣大福德資糧故者。離
      不勤垢故。次超越一切魔羅毘那夜迦眾者。離外障垢故離如是五垢故名清淨。句者安住
      義也。疏釋三平等句云。足跡所住之處云云 即此意也。門者。此十七清淨句出生死入
      涅槃之門故云淆淨句門也。或又清與淨也。五垢中初四內。後一外。離內垢故云清。離
      外垢故云淨也。句門如前釋矣

      問。約五垢作釋之表示如何 答。第一離雜染垢者表法界體性智。次上釋此智云。清淨
      法界本來不染。與無量雜染覆弊。異生無明住地其性亦不減云云可思之。第二離二乘垢
      者。表大圓鏡智。此智主菩提心。菩提心者作利樂有情事。五祕密儀軌云。若不入五部
      五祕密曼荼羅。 不受三種祕密加持。自有漏三業身能度無邊有情者。無有是處 可思
      之。第三離散癡垢者。表妙觀察智。此智定慧相應故云。無量三摩地解脫智慧也。第四
      離不勤垢者。表平等性智。上虛空藏釋。恆沙功德福資糧聚云云 即此意也。第五離外障
      垢者。表成所作智。北方名精進門。又摧一切魔菩薩在北方。是故超越魔羅毘那夜迦障
      難。是此北方德也。又上釋金剛拳云。獲得世出世殊勝悉地云云今速疾得世出世間勝願
      滿足文其意。是同。是故為北方也

      說如來者。還釋說字也

      諸契經說者。為說清淨義舉契經說也。理趣經註釋云。今云。初言三界唯心者。花嚴
      經第八十地品中第六地文也○次言由心清淨有情清淨等者。無垢稱經第二聲聞品文也○
      後言有情界是菩薩淨妙佛國土。亦無垢稱經文也。其意同上

   蘇摩呼經下云。是故如來作如是說。一切諸法以心為本。由心清淨獲得人天殊勝快樂
   。由心雜染便墮地獄乃至傍生貧窮之苦心地觀經第八云。心清淨故世間清淨。心雜
   穢故世間雜穢。我佛法中以心為主。一切諸法無不由心

   唯識論第四云。又契經說。心雜染故有情染。心清淨故有情清淨。若無此識彼染淨心
   不應有。故謂。染淨法以心為本。因心而生。依心而住。故心受彼薰持彼種故

      由修得者。非經文。是釋詞也。意云。花嚴維摩等經所說。尋其實義歸十七清淨句法
      門。謂由內心修得十七清淨句法門。不動穢界即成淨剎。見聞觸知皆清淨妙境故。菩提
      心論云。若歸本則是密嚴國土。不起于座能成一切佛事 即此意也

      文。經云所謂妙適者。以下說十七尊曼荼羅也。十七尊義述云。昔毘盧遮那如來於他
      化自在天王宮為諸大菩薩等說此般若波羅蜜多甚深理趣十七清淨句門。蓋是十七大菩薩
      三摩地之句義也。為令能住者疾至菩提故。遂演此十七聖位大曼荼羅。如來與諸大士等
      所說密語。依此修行速疾成就

     十七尊曼荼羅者。金剛薩埵為中胎。欲觸愛慢為四親近。欲女乃至慢女為內四供巳上內
         院春雲秋冬如次花香燈塗也 為外四供。色聲香味如次鉤索鎖鈴也為四門四攝巳上外院是內外二重
     曼荼羅也。當段所說與九會中理趣會尊位有同異。具如下抄。又菩提心義第五末云。理
     趣經大樂金剛薩埵即是普賢金剛薩埵。經名妙適清淨句。其下十六句即普賢為主。薩王
     愛喜為四親近。八供四攝如次圍繞。都有十七句十七尊。其十七印具如十七尊述義也。
     其十七明別。如勝初瑜伽經普賢儀軌也 此釋薩王愛喜為四親近者。恐違當段經釋欲觸
     愛慢名字不合故也。又檜尾僧都五祕密次第并山門覺超僧都西曼荼羅集所載金剛薩埵十
     七尊圖位。以四方四尊名愛王幢喜。與欲觸愛慢同異不詳之。可仰明師決也

     初妙適清淨句是菩薩位者。是中尊金剛薩埵也。義述云。其一大安樂不空三昧耶真實金
     剛菩薩。蓋表諸佛普賢之身周遍器世間及有情世間。以其無邊自在理常體寂不亡不壞故
     有是名。左持金剛鈴。是適悅義。置腰之左表大我焉。右持五鈷金剛。是五智義也轉拳
     向外示眾生。於曼荼羅據有中位而總其眾相。除是而有一十六位焉。蓋正覺之徑路

     蘇囉多者妙適梵語也。疏第十七云。梵音名蘇囉多。是著義也。著妙之法故名蘇羅多也
     。復次蘇羅多者是共住安樂義。謂共妙理而住受於現法之樂也。復次樂著妙事業故名蘇
     羅多也。又以棄邪趣正義故名蘇羅多也。又是遍欲求義故名蘇羅多也 今妙適者是大樂
     大貪染微妙適義也

     如世間那囉那哩娛樂者。顯義鈔上濟暹云。檢一卷梵語集。云小兒娜羅迦。女子娜哩
     迦私云。以義推之者。當夫婦二根交會而身心得悅樂 云云 一卷梵語集者利言梵語雜名
     也。那囉男聲。那哩女聲。如次男女梵語也。例如羅剎婆為男。羅剎斯為女。娛樂者指
     二根交會事也。私案那囉那哩如次童男童女梵語歟。其故梵語雜名那囉迦為小兒。小兒
     童男異名也。又大教王儀軌下施護譯 云那哩所紡新妙線 依其分量善秤界云云 疏第五釋五
     色線云。令潔淨童女右合之云云 同第十五同之。又仁王軌云。令童女右合 云云 依此等文
     。大教王儀軌所云那哩者是童女梵語也。童男童女者男女少時名也。智論第十云。佛弟
     子七眾。比丘比丘尼學戒尼沙彌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優婆塞優婆夷是居家。餘五眾是
     出家。出家在家中更有二種。若大若小。小者童男童女。餘者為大 是其證也。然則童
     男童女未發婬愛之心。無執無著遊戲歡娛云娛樂也。金剛薩埵以無緣大悲愛念眾生界亦
     復如是。故殊舉童男童女娛樂也。或抄云。智證大師傳云。指世間歌舞之類名那囉那哩
     也。梵語以歌人名緊那羅。以舞人名那哩地耶。以歌舞令人心適悅歡喜義也云云 本文遂
     可勘之

     金剛薩埵亦是 者。上譬說是法也。對世間蘇囉多云亦是也

無緣大悲 者。無能緣所緣相故云。無緣大悲也。此菩薩以無緣大悲遍緣一切眾生。願 得利樂之心曾無休息。以為大安樂以何故。自他平等故。眾生受損惱是即自苦也。受利 樂即是自樂也。梵網古跡云。如瑜伽七十九云。菩薩當言以何為苦。眾生損惱即是自苦 。若爾當言以何為樂。眾生饒益即為自樂 可思之 由修金剛薩埵 者。明行者得益也。總意云。下所明之段段曼荼羅。初本尊為中位。後 行者自居中位。今亦如是。修此尊瑜伽行者自居中位。故云獲得普賢菩薩位。下十六尊 亦復如是。是則於行者自身成十七尊曼荼羅。如是義此經仲微自宗實談也。大日經菩提 實義者是也。句者。疏第一釋如來句生執金剛云句名住處。即大空也云云 又釋三平等句 云。句者梵云跡曇。正翻為足。聲論是進行義住處義。如人進步舉足下足其跡所住處謂 之缽曇准此等文可知之。位者階位。曼荼羅尊位或中或邊若內若外。其階次別故云位 也    二十一日 文。慾箭清淨 者。欲金剛也。住金剛薩埵前月輪。前者東方也。義述云。其二所謂意 生金剛菩薩。以大悲欲箭害二乘心。所以手持其箭而現其慾。離俱幻平等智身 意生金 剛菩薩者。得名所由雖難知。以義推之。此菩薩先意生愛欲。對觸金剛抱持內心生欲之 位故名意生金剛也。大悲慾箭者。如以箭射取物。以大悲射取眾生置菩提。故云大悲慾 箭。或義云。如以箭射殺物以大悲害二乘心故。云大悲慾箭。蓮花部心軌云。以二度剌 心名為大悲箭。以射厭離心文今又云害二乘心。即此意也。或義云。箭必依弓作功。 弓必待箭施功。是故弓戀箭箭戀弓。互生愛欲。故云欲箭也。以之為愛欲眾生之表示也 。或云。箭速疾表示也。放箭之時不留中途。速達所至之處。菩提心速疾至果地。故以 為表示也。手持其箭者。右持其箭橫之。左手仰同取之。如捻箭之形也。若依金剛王軌 者。可弓箭並持歟。彼軌云。以左拳為執弓。右為引箭勢。是為意生金剛印五祕密儀 軌同之依之或圖像弓加箭二羽作引勢也。慾離俱幻平等智身者。偏起情欲是凡夫也偏離 欲是二乘也。此菩薩住欲離欲。以之譬幻。有而非云幻故也。欲離一體故云平等。正方 菩薩通為智身。隅角菩薩通云三昧身。正方形智。角方形定。故立此名。後後准可知之 由修慾金剛者。明行者得益。如第一金剛薩埵。可先明本尊三昧後示行者得益。雖然 恐文繁故至後十六位唯示行者得益也。 初由修 者法門。後是故等 者尊形。內依 得欲清淨法門外獲得欲金剛體也。 段段皆存此意。學者可知之 文。觸清淨者。觸金剛也住金剛薩埵右月輪。右者南方也。義述云。其三所謂髻利吉 羅金剛菩薩。於中國之言名觸。以不捨眾生必令解脫故。明觸性即菩提故。所以住抱持 相而現其觸淨俱幻平等智身 髻離吉羅者梵語。唐翻觸。中國者指大唐也。此菩薩五祕 密曼荼羅抱金剛薩埵。五祕密儀軌云。計里計羅抱金剛薩埵者。表淨第七識妄執。第八 識為我癡我見我慢我愛成平等性智 云云 即此意也。十七尊曼荼羅抱五鈷杵。是即抱一切 眾生之表示也。 金剛薩埵者即一切眾生也。 菩提心論一切眾生本有薩埵云云 義決云。一 切有情皆是金剛故稱跋曰羅薩埵云云 即此義也。五鈷杵又表人形故一切眾生也。抱之一 切眾生恣心行三毒五欲。欲金剛深生大悲心發利樂之願。觸金剛自抱之不放捨。譬如心 迴可搦捕犯過人之方便然後抱取之矣。觸性即菩提者。是煩惱即菩提義也。世間人發煩 惱心男女現抱持之相。即是菩提也。悲哉以觸金剛大悲觸自結生死流轉妄業。是故今現 觸金剛身作觸性菩提表示之時。不動煩惱觸成菩提妙果。配五智之時觸金剛當平等性智 。於此段釋煩惱即菩提義。尤有所以者歟 文。愛縛清淨等者。愛金剛也。住金剛薩埵後月輪。後者西方也。義述云。其四所謂悲 愍金剛菩薩。以悲愍故以愛念繩普縛眾生未至菩提終不放捨。亦如摩竭大魚吞噉所遇一 入口已更無免者。所以持此摩竭魚幢而現其愛縛捨離俱幻平等身 前觸金剛抱取眾生故 愛金鋼以愛念繩縛之。譬如搦犯人已更繫繩縛之 文。一切自在主 者。慢金剛也。住金剛薩埵左月輪。左者北方也。義述云。其五所謂 金剛慢菩薩以無上智令一切眾生悉證毘盧遮那如來體。於世出世間皆得自在。所以住
誕威儀而現其我無我俱幻平等智身 前愛菩薩縛眾生至菩提終不放捨故。一切眾生悉成 毘盧遮那如來體。是故慢金剛所作已辨高舉自在故。名一切自在主。亦名慢金剛也。 誕威儀者。兩拳安左右腰。是慢形也。已上四菩薩金剛薩埵四智德也。是故五祕密經如 次立大圓平等妙觀成事稱也 文。見清淨 者。以上正方四菩薩畢。以下明四隅菩薩。正方菩薩智故男形。四隅菩薩 定故女形也。是正方四菩薩所入定也。智證記問八張云。又理趣釋中金剛薩埵會有九位 尊。其八位尊並是一身。可見十七尊釋。知其兩位差別莫怪兩重。此智身與定身也。譬 如四波羅蜜菩薩及薩寶法羯。其樣大同。手塈滫姣P形亦同。雖然稍其有差 今見清淨 者。欲金剛女也。在金剛薩埵巽月輪。義述云。其六所謂金剛見菩薩。以寂照大慧之眼 於雜染界妙淨土乃至真諦俗諦。唯見一切法勝義真實之諦不散不動。所以持意生之契而 現其三昧之身文見者於一切諸法見勝義真實之諦。勝義真實者阿字本不生理也。持意生 之契者金剛王軌云。以前印挽弓勢。稍向下柔軟為之。是為意生金剛女印
 私云。見古圖愛染王曼茶羅。四方與四隅同圖欲觸愛慢。與金剛王軌等相合也。四隅   尊持物與正方無異。但正方著寶冠。四隅著天冠。如八供四攝圖。以之為異    二十二日 文。適悅清淨 者。觸金剛女也。住金剛薩埵坤月輪也。義述云。其七所謂適悅金剛菩 薩於身塵而得適悅清淨。於生死解脫不厭不住。所以持觸金剛相而現其三昧之身文持觸 金剛相者。金剛王軌云。如前抱勢柔軟為之。是為計里吉羅金剛女印 文。愛清淨者。愛金剛女也。住金剛薩埵乾月輪。印本嬉清淨句云云 寫本多愛清淨云云 愛本宜歟。義述云。其八所謂金剛貪菩薩。即貪愛而得清淨故。遂能以貪而積集功德智 惠疾至菩提。由住貪愛性故。所以持悲愍之契而現其三昧之身 悲愍之契者金剛王軌云 。如前幢印。是為愛金剛女印 前幢印者彼軌說愛金剛印云。以左金剛拳承右肘。右拳 豎之為幢相。是為愛金剛印云云是摩竭幢印也。此軌說結印。今持者直幢上安摩竭魚持 之也 文。慢清淨 者。慢金剛女也。住金剛薩埵艮月輪。義述云。其九所謂金剛自在菩薩。 出入三界自在無畏。於生死涅槃而得大我之體。所以住金剛慢相而現其三昧之身 住金 剛慢相者。金剛王軌云。如前安二拳腰側。是為意氣金剛女印 已上四菩薩或傳為內四 供。如次配嬉笑歌舞。其故不空義述以春雲秋冬四菩薩如次為花香燈塗以色聲香味四菩 薩如次為鉤索鎖鈴。以知內院四隅菩薩可嬉笑歌舞。常途說云嬉鬘歌舞。今云嬉笑歌舞 者。勝初軌大樂軌普賢軌金剛薩埵軌說十七尊曼茶羅之中皆云嬉笑歌舞故。改鬘為笑也 。欲金剛女者。亦金剛見。見一切法勝義真實理常生歡喜。故為嬉。觸金剛女亦名適悅 金剛。微笑適悅之形故為笑。愛金剛女亦名金剛貪。是歌菩薩也。西方主歌詠德。四智 讚漢語西方句云。金剛言詞歌詠故云云 聞歌讚音諸佛愛樂。 諸佛愛樂故行者又生貪愛 。故名愛也。勝初瑜伽軌云。由此金剛歌大樂隨愛樂云云 可思之。慢金剛女亦名金剛自 在。舞自在旋轉表示故以配之也 問。或人云。以已上四菩薩為香花燈塗。是宗叡傳也云云 此義如何 答。此義未得其意 。其故見薩埵部儀軌勝初軌普賢軌大樂軌。以花香燈塗安內四隅名內供養。嬉笑歌舞安 外四隅名外供養。其內四隅所安花香燈塗是非欲觸愛慢女。春雲秋冬四菩薩也。以何知 者。金剛薩埵軌說內四隅花香燈塗為春雲秋雪四菩薩。宗叡請來曼茶羅源依此等儀軌歟 。若爾者何以上來所說欲金剛女等四尊直可為花香燈塗乎。然則內外四供在處有兩傳。 一勝初等四軌花香燈塗安內四隅。春雲秋冬四菩薩也。嬉笑歌舞安外四隅。儀軌雖不說 之。義准慾觸愛慢女四尊也。 二理趣經釋經金剛王軌理趣會軌并義述等慾觸愛慢女安 內四隅。義准嬉笑歌舞也。花香燈塗安外四隅。是春雲秋冬四菩薩也。學者不見此等本 說。故於一箇菩薩謂有內外二傳。攀派忘源之故歟  問。以嬉鬘歌舞為內以香花燈塗為外者 常途說也。勝初等軌反之意如何 答。智證 記問八張云。或瑜伽中以燒香等為四內供以嬉等為四外供。此與常途稍似不同。今檢瑜 伽經本。燒香等是大日尊所作供養。嬉喜等此四佛所作供養。大日尊以供四佛。四佛以 供大日尊。依檢此意。隨本起處名為內外。謂燒香等從中台內心而起。嬉女二十天等從 四方院而起。故知隨本起來之處稱為內外也。常途瑜伽以嬉喜等為內供者。從能受法者 也。謂四方佛各自供供養中合內院本佛。所以從能受供之者為內供。以燒塗等為外供者 。中台本佛從內出之。送供四方四智諸佛故。以能受人在中台外名為外供。此義如是 定深隨聞記第一云。 問。就金剛界理趣會何外供置內內供置外耶。答。諸師會釋不同 。然一師曰。諸會以內置內以外置外。此會獨以外置內以內置外者表內外不隔之義。加 之隨所受之相。所謂嬉慢歌舞四供得內名者。能現之尊即大日故名為內供。然所現之供 供四方佛也。大日住內四佛在外。是故為顯所受於此一會在外院也。燒花燈塗四供四佛 變化故攝外供養。然供大日故今會置內。當知內外不二本跡是一 智證釋意內外四供能 現大日四佛相配異本經說。隨聞記說宜歟。可決之 文。莊嚴清淨 者。以下四菩薩如次釋經名春雲秋冬。理趣會軌名春夏秋冬。金剛王軌 名時春時雨時秋時冬。住外四隅。 如次東南西南西北東北為其在處也。義述云。其十 所謂金剛春菩薩。能以菩提覺花起供養雲海。亦以方便授與眾生作功德利。以花是春事 遂以名之。 故持花以為其契也 春眾花開敷莊嚴美麗故。經說莊嚴釋名春也。既持花 為契。外四供中之華菩薩也 文。意滋澤者。義述云。其十一所謂金剛雲菩薩能以法澤慈雲滋潤含識。亦以方便授 與諸眾生身心。使無始無明臭穢不善化成無量供養香雲。以鑪煙像雲遂以為號。故持焚 香之器以為契焉文餘三菩薩既云春秋冬夏稱尤相應。但夏霖雨頻降陰雲太覆故。或名雲 或號雨。以法澤滋潤人意故名意滋澤也。香煙似雲故立雲稱也亦云喜悅清淨句者。夏萬 物盛故諸人喜悅時也。故云喜悅清淨也 文。光明清淨者。義述云。其十二所謂金剛秋菩薩。常以智燈破諸黑暗。亦以方便授 與眾生起無量光明供養雲海。以其空色清爽莫如秋時依智光體遂以名之。故執燈明以為 其契
文。身樂清淨者。義述云 其十三所謂金剛霜雪菩薩。能以五無漏蘊香塗眾生心體。滅 煩惱之熱成五分法身之香。亦以方便授與四生起塗香供養雲海。以栴檀塗香解諸熱毒有 似霜雪。遂以名之。故執塗香以為其契 五無漏蘊香者無漏五蘊也。無漏五蘊者戒定慧 解脫解脫知見也。天竺以香塗身能除熱苦故。云身樂清淨也已上四菩薩花香燈塗外四供 也。常以香為初。此經以花為初。外四供為供四佛春夏秋冬如次配東西南北。以花為最 初。尤有其謂矣。又法賢所譯七卷理趣經 第三所說尊位次第花香燈塗也。然所出真言 者常途香花燈塗次第也。可悉之 文。色清淨 者。以下明鉤索鎖鈴四菩薩。如次住東南西北四門也。義述云。其十四所 謂金剛色菩薩。以色清淨智。於淨妙界起受用色身。於雜染界起變化色身。而為攝來之 事。故持鉤為契文 或口傳云。人競望無過色。故此菩薩於淨穢土現受用變化色身為鉤 召事也。 文。聲清淨 者。義述云。其十五所謂金剛聲菩薩。以聲清淨智能表六十四種梵音。普 周法界而為引入之事故。 持索以為契 如以索引取魚類等。以聲說法引眾生入佛道故。 以聲為索菩薩也 文。香清淨 者。義述云。其十六所謂金剛香菩薩。以香清淨智發金剛界自然名稱之香 。入一切心以為止留之事。故持鎖為契文 金剛界自然名稱之香者真如理也。禮懺經說香 菩薩云真如薰。此香薰入一切眾生所有心故。云入一切心也。香有二能。一周遍。二止 留。今取止留之德譬金剛鎖也 文。味清淨 者。義述云。其十七所謂金剛味菩薩以味清淨智持瑜伽三摩地無上法味以 為歡喜之事。故持鈴為契 此尊持鈴 鈴歡喜表示也。無上法味者發鈴音驚長眠。是法音 也。眾生聞之生歡喜。如世人得食味歡喜。 故云無上法味也 已上四攝菩薩了    已上十七清淨菩薩了 理趣釋鈔第四   延文元年十月二十二日夜。於東寺西院僧房。對師主上綱而授口決了。即以口筆所   抄之也    金剛資賢寶生二十四    明曆三年林鐘上句令修覆畢                                       改杲快 權少僧都了深    寬文四辰十月三日一見了
回目錄